当前位置:xmpz.cn国学虽长相雄壮,但心思细腻,“苏门四学士”之一张耒
虽长相雄壮,但心思细腻,“苏门四学士”之一张耒
2022-08-28

“肥仙”有颗玲珑心,也有坚贞之志,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趣历史小编一起往下看。

张耒是“苏门四学士”之一,他最早认识的并不是苏轼,而是苏轼的弟弟苏辙,通过苏辙引见才拜在了苏轼门下。张耒长得异常雄壮,在人堆里非常扎眼,被人戏称为“肥仙”。虽然是个壮汉,但张耒的内心却细致如丝,一首《少年游》,将娇羞少女的心思情态描摹得入骨三分,让人佩服“肥仙”有颗七窍玲珑心。

“苏门四学士”之张耒

张耒是楚州淮阳(今江苏淮安淮阳区西南)人,出身于官宦世家,从小受过良好系统的教育,十七岁时写了一篇《函关赋》,才气逼人,扬名天下。后来他到陈州游学,结识了在陈州当学官的苏辙。公元1071年,苏轼出任杭州通判前,来陈州与弟弟苏辙话别,张耒终于见到了仰慕已久的苏轼,他的谈吐才学很受苏轼的青睐,从此便成为苏氏兄弟的门下客,人生命运与苏轼紧紧连在了一起!

在苏轼的引荐下,20岁的张耒考中进士,开始步入仕途,先后在安徽、河南等地做了10多年的基层官吏。公元1086年,随着神宗驾崩、高太后听政,司马光、苏轼等反对变法的官员先后奉调回京,张耒迎来了人生中的春天。他和黄庭坚、晁补之一起参加太学学士院考试,命题人是老师苏轼,结果三人同被提拔。过了两年,秦观也被调入京师,任太学博士,如此“苏门四学士”齐聚京师,诗词相和,书画互题,度过了他们人生中最潇洒惬意的时光,创作的诗词文章一度引得“汴梁纸贵”。

可惜北宋政坛跌宕起伏,牵引得局中之人命运多变。宋哲宗亲政后,变法派重新得势,苏轼等保守派遭到打压,作为苏轼的门下弟子,张耒也不能幸免,他被一贬再贬,最后贬到复州去收酒税了。直到宋徽宗即位,他才被起用为兖州、颍州知州。此时,被贬到海南岛的苏轼也奉诏北归,张耒听说后十分高兴,还写了一首贺诗。可是不久噩耗传来,苏轼归途中在常州不幸病逝。张耒听闻泪如雨下,在颍州为恩师举办了隆重的悼念仪式。

张耒的诗《静坐》

没想到此举又给他带来劫难,执政的新党人士攻击他“不忘旧党”,将他再次贬官,安置于湖北黄州。在那里他受到地方官的刁难,不能住在官舍里,也不能住在佛寺里,只能在一座山的旁边租屋而住,一家人生活异常窘迫,吃不饱饭,很久吃不上一口肉,衣服也是补丁摞补丁。虽然穷困潦倒,但张耒坚守政治理想和人格操守,不与当时的蔡京集团同流合污,“苏门弟子”的旗号从未倒下。

作为苏门四学士之一,张耒是北宋中晚期重要的文学家,提倡文理并重,推崇自然平易的创作风格。他善写辞赋,《雨望赋》气势如虹;擅长议论,《论法》《敦俗论》文笔雄奇;精耕诗歌,“秋明树外天”“客灯青映壁,城角冷吟霜”“浅山塞带水,旱日白吹风”等诗句,意蕴深厚,明快流畅,就连朱熹批评张诗时也不得不说“然好处亦是绝好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