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xmpz.cn国学周密《四字令·拟花间》:写了闺中女子思人不见人的无可奈何
周密《四字令·拟花间》:写了闺中女子思人不见人的无可奈何
2022-09-20

周密 (1232年—1298年或1308年),字公谨,号草窗,又号霄斋、蘋洲、萧斋,晚年号弁阳老人、四水潜夫、华不注山人。祖籍济南,吴兴(今浙江湖州)人。宋末元初词人、文学家、书画鉴赏家。周密擅长诗词,作品典雅浓丽、格律严谨,亦有时感之作。能诗,擅书画。与吴文英(号梦窗)齐名,时人称为“二窗”。 著述繁富,留传诗词有《草窗旧事》《萍洲渔笛谱》《云烟过眼录》《浩然斋雅谈》等。编有《绝妙好词笺》,收录词家一百多人。笔记体史学著作有《武林旧事》《齐东野语》《癸辛杂识》等。那么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周密的《四字令·拟花间》,一起来看看吧!

四字令·拟花间

周密 〔宋代〕

眉消睡黄。春凝泪妆。玉屏水暖微香。听蜂儿打窗。

筝尘半妆。绡痕半方。愁心欲诉垂杨。奈飞红正忙。

宋代周密的《四字令·拟花间》写出了闺中女子思人不见人的那份无可奈何的春愁。

开篇以“眉消睡黄”来开头,描写了闺中女子的状态,其苦相思展露无疑,接着就是一句“春凝泪妆”,加重前一句的深意。“玉屏水暖”承接上一句的“春”字,写了屏风上面所绘之图。“水暖微香”则是通过“香”字侧面写主人。前三句以“静”为主,凸显闺房中的清净也透露出寂寞。第四句“听蜂儿打窗。”一个“打”字打破了这份清净,带着生机盎然,却又让人无法避开那份忧伤。

“筝尘半妆。绡痕半方。”中的“半”字,意在缩减忧伤,“欲情故纵”般越是轻描淡写,却越从侧面加重了女子的感伤之情。无人排解愁绪,唯有门前杨柳可寄,奈何它也是自顾不暇的“忙”? 那个“奈”字是一种对自然的无奈,更是对自己现在的独守闺房,却又无法更改的现实展现。 “伊人浓妆待君王,渐宽衣带怨罗裳。”对现实的无奈,唯有以文字消减相思,以减少现实所带来的自我感伤。